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西西欧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查看: 1769|回复: 0

10岁女孩日记:妈,求您卖了我吧(图)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3

听众

7万

积分

西西欧吧吧主

为网民服务

富翁勋章 终身成就勋章 联盟骑士勋章 认证单位勋章

发表于 2012-4-30 12:16:52 |显示全部楼层
 
  妈妈说,芯芯从小就是一个乖巧、听话,且点子多的孩子。
  一年一度的“六.一节”又要到了,年仅10岁的芯芯在她的日记里写道:“妈妈,您卖了我吧。我可以去给人家当保姆,带孩子,做饭,打扫房间,什么都可以,只要他们能出5万块钱,让爸爸治好病!虽然我做事很慢,但我一定会干得很好。”
  这,已经不是吉利中心校寄宿制五年级女生付慈芯第一次向妈妈提出这样的要求了。

                                                                                                                                                                                                                                                          2.jpg (128.08 KB)
                                                                        2010-5-23 12:17          

  懂事的芯芯利用周末帮妈妈栽秧。

                                                                                                                                                                                                                                                          1.jpg (120.13 KB)
                                                                        2010-5-23 12:17       

  图为芯芯的16岁姐姐婷婷,现在大关一中读高二。当得知十岁的妹妹再三要求妈妈卖掉自己,去救身患罕见怪病的爸爸的时候,一直表现得非常坚强的婷婷,终于忍不住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尽管她一直忍着,忍着没有让眼泪滚出来,我还是看见了眼前这位16岁少女内心极度的纠结、痛苦和无奈……婷婷打算读完高二就直接参加高考,报考昭通师专。她说如果考取,就能够早些毕业参加工作,可以给爸爸治病,供弟妹读书,减轻家里的负担!

   10岁女孩日记:妈妈,求您卖了我吧
  
   毛利辉/文图
  
  (一)女孩芯芯的这个春天有些忙
  
  5月的中旬下了雨,旱区的春天终于姗姗来迟,远山近野渐渐有了喜人的绿意;田埂上,草坡里,到处开满了点点片片的野花,暖风吹过,阵阵芬芳。
  春天的时候,生长在城市的孩子或许会羡慕家住大山深处的芯芯,在每一个春暖花开的周六清晨,她可以背着书包,在绿意葱郁的林荫小路上漫步,在大片盛开的山花烂漫里徜徉,听听林间鸟语,吸吸新鲜空气,闻一路花香,任身边的云卷云舒。
  然而今年的这个春天,10岁女孩芯芯却再也不能像村里其他同龄的孩子那样轻松惬意了。每个周六的清晨天刚朦朦亮,芯芯就急忙起床往大山深处的赶,因为她要早些回到家帮助妈妈做农活。
  这个周末回到家,妈妈已经收了早工,正在做饭,邻家几个孩子在院坝里玩得正欢。8岁的弟弟林林坐在灶头前传火,冒着热气的两口大锅里,一口煮着猪食,一口煮着白菜。爸爸也在家,可自从去年得了怪病后,爸爸什么事情也做不了,脾气也怪了很多,老生闷气,还莫名地发火,有时又会呆呆地,像傻子一样。
  中午的饭吃得简单,一家人在桌上也没有什么话,大家都习惯了这样的沉默。爸爸又端着半碗饭开始发呆了,半张着的嘴里含着没有吞下去的饭菜,直直地盯着桌角一动不动。见爸爸又发病了,妈妈悄悄地转身抹眼泪,芯芯也忍不住眼泪大颗地滚了出来,但她强忍着没有哭出声。
  吃完饭,同龄的玩伴们还在院坝里做着游戏,芯芯和弟弟便各自扛着水锄,和妈妈来到离家半里地的山埂后,帮助妈妈挖水田,移栽稻秧。
  让两个年幼的孩子跟着自己下田栽秧吃苦,其实妈妈比谁都不忍心!可别家早已移栽下去的秧苗已经开始转青,而自己起早贪黑独自忙活了半个多月,秧苗还没有移栽完。已经开始枯黄了的秧苗,再不移栽到水田里,要维持一家五口人的生计,将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妈妈刚下田,芯芯也麻利地捞起裤腿,踏进了齐膝盖深的水田。连续下了几天雨,田里的水有些刺骨。“我把杂草捞拢,踩到田底下去。你在后面用水锄把泥土抹平。”芯芯抬起头,对弟弟说。一不小心,弟弟把一块淤泥溅在了芯芯的脸上,她立即用手去抹,抹了一脸滑稽的黑泥,姐弟俩相视一下,忍不住笑了起来。坐在旁边的田埂上玩耍的李明江(林林的同班同学),看着这样的场景,也跟着傻笑起来。
  姐弟俩终于把田里的泥土基本抹平了,妈妈也刚好拔好了稻秧。弟弟不知道一棵稻茬要栽几芽稻苗,“三芽”,芯芯抢在妈妈前面说。对于水田里的农活,芯芯要比林林显得熟悉些。
  田里的稻秧终于栽完了,回到家,不等妈妈安排,芯芯便带着弟弟背起背箩,到屋后打猪草。“星期六星期天都是他们姐弟俩打猪草喂猪。”妈妈很是欣慰的说。
  
  (二)去年秋天,爸爸突患罕见怪病
  
  芯芯原本有个幸福而相对殷实的家庭:爸爸付厚祥、妈妈张洪敏都是农民,淳朴善良的夫妇俩用自己勤劳的双手,把这个家打理得像模像样,在抚养三个子女读好书的同时,家里不仅修砌两层小洋楼,还添置了冰箱、电视、洗衣机等电器,一家五口人的小日子过得着实温馨、幸福。
  在那个漫天飘落着枯叶的时节,爸爸突发怪病。一起在高速公路上做工的工友们发现,昔日性格开朗、循规守矩的他变得越发沉默寡言起来,干活也开始不时偷懒,且常常一个人提前收工,悄悄地往家赶。然而,工友们随即又发现,提前收工的他并不比别人早到家,而是边走边坐,一坐下来就是很长时间,一动不动地看着某个地方发呆。工友们还发现,爸爸的左脚在走路的时候,总是一歪一扯的,好像不听使唤。
  爸爸开始不去工地上做活了,一天到晚总呆在家里,什么事情都不做。问他哪里不舒服,他又说不出来。妈妈以为他在偷懒,不想去做工挣钱,便和他吵架。可是,爸爸因为左脚挪不动,走路一天比一天歪得厉害,有一天竟摔在了地上,双脚不停地狂抖,身子拼命地挣扎着,却怎么也爬不起来。在场的人都吓傻了,看着爸爸的可怜样,有的人甚至掉下了眼泪。
  直到这时妈妈才开始相信,爸爸是真的病了,且病得不轻。她急忙找来邻居,把爸爸送到了吉利镇卫生院。在医院输了几天的液,爸爸的病情不仅没有好转,症状却越来越严重了,而且人反应更加迟钝,甚至连站起来走路都成困难了。
  爸爸的病情吓坏了一家人。为了给爸爸治病,妈妈四处举债,把爸爸送到昭通、宜宾等地检查治疗,但始终查不出病因。最终,在昆明昆华医院被确诊为“多发性硬化脱髓鞘疾病”。
  据查阅有关资料和医生介绍,多发性硬化脱髓鞘的病在亚洲地区十分罕见,高发地区是北美和北欧,目前国际医学界对其发病原因和治疗都仍在探索中,没有根治的特效药,只能靠增强免疫力防止病情继续恶化。且爸爸的病为原发性进展型,从去年秋天发病到现在就从没有好过,这种病在“多发性硬化脱髓鞘”的疾病中,又只有10%的比例。昆华医院的医生给妈妈说:“即使有再多的钱,继续治疗下去,最后的结果仍然是人财两空。”医生对爸爸的病简单地举了一个例子,就如同脑膜皮层保护膜坏了,然后在坏的地方结一个疤,导致了大脑枢纽不畅通,控制不了自己的思想和行动。这样的疤,是原发性进展型恶化性的,不停的在大脑里面循环生长,国际医学界目前都没有找到根治的方法。
  眼看着借来的5万多元钱很快便用完,妈妈只好把爸爸接回老家。因为既找不到根治的办法,也无力支付昂贵的治疗费用,虽然新农合、大病医疗报销了部分,亲戚资助了部分,但加上不能报销的,现在仍欠2万多元。
  爸爸回到家后,再也做不了农活,不但身子不听使唤,就连大脑也不够用了,常常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怎么做。他怕妈妈嫌弃他,也怕别人说自己是“废物”,常常跟在妈妈的后面,但走不了几步路,就会摔倒。他也会一个人在家做饭,但总不记得要放佐料。妈妈不放心他一个人呆在家里,就每隔一段时间回来看看,害怕他会做出什么傻事。
  
  (三)为了三姐弟的学业,妈妈坚强地支撑起了这个濒临崩溃的家
  
  芯芯16岁的姐姐婷婷在县城读高二,成绩一直排在年级前30名。
  前几天婷婷打电话回来,妈妈问成绩怎样?婷婷沉默了许久,才说已经下降到30名以后了。“婷婷一定是因为担心她爸爸的病,分心了!”妈妈有些生气,更多的是担心。“婷婷原打算读完高二就直接参加高考,报考昭通师专的,她说如果考取,能够早些毕业参加工作,就可以给爸爸治病,供弟妹读书,减轻家里的负担!”但妈妈没有同意婷婷的想法。
  在爸爸生病以前,妈妈每个月都给婷婷300元左右的生活费。爸爸生病以后,妈妈已经不能保障婷婷每月的生活费了。“今年初,团市委解决了婷婷4000元的生活费,但一直省着用,未来的路还很长,担心没有着落。”妈妈感激而忧虑地说。
  为了供三姐弟读书,妈妈在山下承包了4公里多的高速公路来打扫,“每天要走近一个小时的山路,半天时间才能把承包的路面清理干净。”高速公路车流量大,车速较快,特别是转弯处更加危险。但为了每月400元的微薄收入,妈妈早已顾不得自己的生命危险。其实妈妈也有忧虑,怕有一天不幸出了车祸,姐弟三人就没有人管了。
  “只要附近哪里有零工,我都会去打。”妈妈说。即使是这样,婷婷和芯芯的生活费还是难以保障。芯芯说,上个星期天走的时候,爸爸还有些清醒,从荷包里面拿出8元钱给她,叫她省着用,因为这是她一周所有的生活和学习费用。她给妈妈讲了这8元钱的用途:花了1元钱买了1个作文本;来回的车费,又用去4元钱;剩得的3元钱,她每天早上买了一个5角钱的菜包子吃。中午饭和下午饭,芯芯将就着学校的补助,基本能够不饿肚子。
  “想姐姐吗?”在稻田里,我问正在栽秧的姐弟俩。弟弟没有吭声,“想!”芯芯说,“姐姐开学后就没有回来过,她是舍不得回来的15元车费。”
  妈妈一个人承担着家里所有的农活,又要到公路上扫地挣钱,还要打零工,芯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要帮妈妈减轻负担,“我不帮妈妈干活,妈妈累垮了,我们怎么办?”
  芯芯稚嫩的声音,总是超出了她这个年龄的成熟!
  
  (四)妈求您卖了我吧!
  
  打完猪草,姐弟俩开始做自己的作业。妈妈说,三姐弟的语文都不错,但是数学不太行。作业本上,200除以1,弟弟算作100。妈妈很生气,叫弟弟拿出数学书来重新温习。芯芯趴在凳子上,在方格本上不停地写着。“每个星期,老师都安排日记的。”芯芯说。
  芯芯写了很久,才将日记写完。征得了芯芯的同意,我拿过日记本看,满满的四页,写的是爸爸的病,以及自己的想法。
  年仅10岁的她在日记中写道:有一次干活的时候,我跟妈妈说,“我想了一个好主意,可是妈妈你不要骂我,好吗?”妈妈说,“好吧!”我说,“妈妈,你可以卖了我,我什么都会干,让我当保姆都行,待(带)孩子,做饭,打扫房间,都可以,只要(谁)肯出五万,我一定干得好,虽然我做事都慢,可是俗话说:慢工出细活嘛。再说,我姐姐没我活泼,呆呆,眼睛不好,记性也不好,怎么找回来呀!还有,弟弟又太小,做事又懒,受苦的时间肯定比我多,我读的书也比他的多。也肯定找不回来,所以我卖掉,我可是找得回来的。”
  我问妈妈,爸爸的病治得好吗?妈妈告诉我,爸爸的病治不好了。这个答案对我来说,有点害怕,也有惊慌。因为万一我爸死了怎么办?
  我又回过来想:“咦,心脏、肾(眼)角膜,还有骨髓……都可以换,那么脑袋里的东西可以换吗?应该可以的!”
  芯芯在日记的最后写道:直到现在,我也在盼望着好心人的到来。最后,我真诚地感谢昆华医院能够治好爸爸的怪病,非常地感谢!
  读完芯芯的日记,我忍不住,忍不住有东西模糊眼角!
  
  知道我们要走,妈妈一定要林林去地里给我们摘一些新鲜的蔬菜,说家里面没有什么感谢的,只有这些自己种的,纯天然没有污染的蔬菜,略表心意。
  推脱不了,我们只好接受。
  离开的时候,天已经黑尽,空寂的深山,只有我们的车灯划破夜空。那一道光亮,好像是希望,照亮前方。
  
  后记:
  面对这么一家人,面对这样一个主题,我不知道文章该从什么地方入手,不知道我该如何表达?因为有太多太多的地方让我感动,让我感慨,让我感到心酸。
  真的很想帮帮她(他)们,帮帮在遭受罕见怪病折腾的这一家人!可是,我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有限!
  我唯一能做的是,还是写点什么?
  芯芯妈妈告诉我,她曾听说北京协和医院和和天坛医院有较好的专家(教授),对用中药治疗多发性硬化病很有研究,并有很多成功的实践和经验,但不知道他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如果有哪位好心人能够提供这位专家(教授)的联系方式,或者医院和专家(教授)能看到,帮助芯芯爸爸用中药治疗,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费用,减轻家里面的压力,帮助他和家庭度过难关。
  同时,她还听说有专门援助治疗这种特殊病的国际或民间组织,他们一家愿意将芯芯爸爸当作病例,请求帮助治疗和研究。
  我也在想,如果有好心人能够为这三个孩子提供读书的费用,让他(她)们都能够读到大学毕业,这将能够真正地帮助这个家庭走出困境!
  真希望,能有那么一股神奇的力量,能够帮他们度过难关!
  我想,应该会有的!
  
有事请直接电话:15877283648(西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